關於部落格
  • 12331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走我自己的台客台──羅志祥

野:你的最新作品不論歌名、歌詞都是比較生活化,淺白中帶有搞笑意味,和你的個性也有很多相似處,是刻意這樣安排嗎? 羅:我公司幫我企畫的專輯,其實就是符合羅志祥的味道,像是黑眼圈、真命天子、淘汱郎……以前不會有人把黑眼圈當成是一種優點來宣傳,但是現在卻反而可以變成一種優點,不用去遮掩,不用偷偷補妝把黑眼圈蓋住,因為黑眼圈是很自然的,就是每個人在忙的時候,黑眼圈就會慢慢養出來……有人為了看一本書、一個電視劇而通宵不睡覺,也會造成黑眼圈;如果你從另一個角度來看,愛情也是可以同理化的,晚上睡不著擔心明天要帶對方去那裡約會,如何應對,愛情也和養黑眼圈一樣,有著巧妙的相同處,我的專輯簡單講就是很羅志祥的風格。 野:很多人說你目前走的是台客路線,也從早期四大天王時代的偶像轉型成諧星的味道,你心中對台客有什麼定義? 羅:我覺得台客定義一直被別人「扭曲化」,以前的印象多半是穿著花襯杉、西裝褲配上夾腳拖鞋,要不就是吃檳榔,然後騎機車還一邊放《忘情水》這些,但是我覺得很多人把台客定義放錯地方,而且負面的解釋居多。其實台客是正面的,我們都台灣人,每個人都是台客,這是很合理的,每個人的審美觀不同,就算你全身名牌也未必代表什麼,還是很台啊!自己的風格自己要懂,主要還是氣質的問題。 至於我自己算不算「台客」,以前沒當藝人的時候比較愛玩,而且……我那個……應該算是街頭混混(哈哈哈哈)不過現在當然不能再混了。其實台客有種別人追求不到的感覺,我不在乎別人說我是台客。有人說我台客,那我會問他那你看看你自己,台不台咧!台客定義變成你自己如何解釋的問題,要看出發點是用不屑的還是讚美的來決定。 諧星比較有功能性,對社會有貢獻,人家看你節目至少會開心,當偶像容易被淘汰,功用性也不高。 野:從偶像歌手、被冷凍過到目前成為主持綜藝界的諧星,現在的你變得比較成熟,這些歷程給你最大的感觸是什麼? 羅:也還好啦!我覺得自己還是有很幼稚的地方,以前別人說我是偶像,不過比較討厭這個說法,因為偶像是個空殼,我反而很喜歡現在被視為諧星,因為偶像是潮流,只是一個外表,過去了之後你就被人家遺忘了,沒有什麼功能性,但諧星不同,諧星在演藝圈比較有他的功能性在,當諧星表示你有功用,對社會有貢獻的,人家看你節目會覺得開心,這是很棒的。但偶像卻不一定能如此。 野:你在最低潮的時候如何沉澱自己,都在做些什麼? 羅:我曾經有三個多月沒工作,出道以來一直沒有很順利,不像有些歌手一下子可以往上走。可是,我也想過如果我是那種一下子就衝到最頂端的藝人,沒什麼挫折,我老了以後可能會沒有回憶,我覺得遇上的挫折都會變成我最重要的回憶,而且,有了這些挫折我會讓我更想珍惜現在擁有的一切……像歌迷。有些同業朋友如果抱怨工作太多無法休息,我其實是會生氣的,因為他可能忘了有多少藝人是在家裡等通告,他們多期待有個舞台可以表演。 野:低潮的時候有想過不要再走演藝這條路嗎? 羅:我在思考的期間去了日本休息,那時候根本沒有資格想要不要退出的問題,因為是怕演藝圈不要我了,所以我一直在想如何重新出發,要用什麼樣的風格讓觀眾接受我,重新看見羅志祥。回台灣之後我內在很自然的產生一股衝勁,那是很難解釋的一種感覺,總之,就是我我那一股不怕輸的精神冒起來了,別人愈看不起我、批評我,我就要做得更好給他看。 野:會擔心如果哪天又不紅了,你會怎麼辦? 羅:不紅,嘿嘿!我會當成坐雲宵飛車,我會要求再去坐一次,走演藝圈就是高高低起伏,明天不紅了就再來一次哇,我覺得我遇過太多問題了,再遇到新的狀況我會找方法去解決,我相信一定有路可以走的。 野:很多演藝工作者常常表面歡笑,但痛苦都往自己內心放,你也是這樣子嗎? 羅:對,我是這樣的人,比較不會把心事告訴別人,因篤我覺得跟別人講了事情還是在,我會自己消化,事情過了就過了,雖然有些人和我講有事可以打電話給他,但我還是覺得,靠別人不如靠自己,我比較相信我自己。 野:煩惱、痛苦每個人都有,也都需要發洩,你選擇自己處理,但你真的消化得了,會不會對自己太殘酷? 羅:消化得了哇,因為我遇過許多問題,自己都消化過去,而且我比較不會往回看,但是會把這些事當成一重警惕,我會一直往向走,我喜歡往前看,就像主持《娛樂百分百》這種現場節目,就算心情不好我也一定要保持工作上的態度,也可能因為是藝人的關係,養成了這種習慣,你走了這一行就要有這樣的能耐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